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农业机械厂家

中联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65背后的制度范本-[资讯]

2022-09-24 来源:九江农业机械网

中联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65%背后的制度范本

成立20年来,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65%,为全球增长最为迅速的工程机械企业。以2013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衡量,中联重科是上市的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龙头企业。持续、远超行业平均水平的发展,关键的内因无疑是公司治理的相对优秀。

相较徐工机械等国资高度控股的上市公司,以国企起身的中联重科,在詹纯新的带领下,走出了一条特别的股权改造之路,从而优化了公司治理,激发了企业家活力,促进了国资、管理层等的多赢。这正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:“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。国有资本、集体资本、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、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,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,有利于国有资本放大功能、保值增值、提高竞争力,有利于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、相互促进、共同发展。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。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企业员工持股,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利益共同体。”其中,詹纯新从国企高管蜕变为成绩突出的行业领军企业家,给予国企的混合所有制之路重大启示。

持股从0到6.4亿

从国企高管到企业家,詹纯新带领中联重科走了一条优化国企股权结构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之路。

1992年,身为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(下称为“长沙建机院”)副院长的詹纯新带领7名员工,靠50万元贷款创立了中联重科,詹纯新出任总经理。科研院所创办的企业,类似于联想控股为中国科学院创办的企业,起身都是国有独资。

1999年,中联重科改制为长沙建机院控股的股份制企业,次年在深交所IPO。IPO的结果是,长沙建机院持股降为49.84%。詹纯新2001年出任董事长兼CEO至今。

股权改造大动作到来。2006年,湖南省商务厅对长沙建机院改制进行了批复:同意湖南国资委持有的建机院的6.06%股权以3653.66万元转让给建机院另一投资方长沙一方科技投资有限公司,持有的18.04%股权以10876.59万元转让给长沙合盛科技投资有限公司。由是,建机院股权变为:湖南国资委占59.70%,合盛科技占18.04%、一方科技占11.96%——这两家公司为中联重科员工(管理层、员工)持股的企业,其中詹纯新持股合盛科技30%。此次股权改造对于詹纯新等中联重科高层来说,可谓革命性的一步,以至于引发外界MBO的质疑。詹纯新则表示,经营者员工持股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需要,中联重科此举并非MBO。背景是,员工收购所在国企的股权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被认为是侵占国资。问题是,上述股权改造对于詹纯新等来说,并不彻底,只是间接地、以中小股东的形式通过长沙建机院持股中联重科。

2007年,长沙建机院清算注销,其所持中联重科股份在各股东间按股权比例进行分配。于是,两家员工持股机构,得以直接持股中联重科12.56%。2010年,中联重科在港交所上市,募资149亿港元。湖南省国资委持股由21.4%进一步下降。

截至2013年三季度末,湖南省国资委作为第一大股东持股中联重科16.26%,合盛科技持股5.02%、一方科技持股2.12%。詹纯新通过合盛科技而持股1.5%,在2013年12月17日市值6.4亿元。显然,中联重科从国有独资变为国有参股、员工持股相当多的混合所有制企业,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企。大量持股,为詹纯新从传统的国企高管变身企业家奠定了很好的基础。没有相当的股权,企业家难以名副其实。

“芭蕾舞”

优化股权结构,促进了中联重科公司治理的市场化,是国企治理的方向。同时,也促进了詹纯新作为企业家更好地施展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正是“更好地发挥企业家作用”。

股权改造,显然直接优化了中联重科的公司治理。“练习芭蕾舞的人不凭借镜子,会看不见自己动作的缺陷,而股权多元化正是芭蕾舞这样的精致艺术,需要投资者、合作伙伴提供镜像。”詹纯新2012年曾称,中联国有相对控股、股权多元化的格局,有利于公司规范治理;有利于科学化决策;有利于保护投资者权益和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;有利于整合资源、加快国际化进程。他还曾称:一股独大不利于上市公司的长远发展,尤其是民营企业,家族股份一般都占了公司50%股份以上,在决策方面仍是家族说了算。国企何尝不是如此?国企一股独大的情况下,集团乃至出资人一锤定音,在相当多的时候同样不利于公司治理规范、科学决策。

甚至,有观点认为,国有独资企业难有现代意义上的公司治理。一如时任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张德霖对笔者所言:“国有独资情况下,我个人认为,这样的企业很难存在现代意义上的公司治理,从而也就很难有现代意义上的公司监督。真正意义上的公司治理应当是建立在财产权多元化的前提下的。”然而,目前,央企、地方国企母公司层面,几乎全是国有独资,股份制改革进展相对缓慢。股份的分散,促进了中联重科真正建立现代企业制度。按詹纯新的说法是:“中联的人事任命只有股东,不是国资部门说了算的,国有股东举手,只是举他那17%。所以我们是充分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。”

股权多元化,显然有利于政企分开、“更好地发挥企业家作用”,即企业“芭蕾舞”的主角应该是企业家,而非有行政级别的“领导”。长期以来,国资高度控股下,政企难以分开。股权多元化,利于形成股东制衡,促进政企分开、企业行为更市场化。政企分开的一个重要方面是高管市场化,即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言“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,更好地发挥企业家作用”。

通过相对彻底的股权改造,詹纯新之类的企业家,会“顺理成章地”成为职业经理人,何以再享有行政级别?某种意义上,詹纯新这类企业家,因为市场化意识、身家等原因,对行政级别的渴求,理应远不如传统国企高管。詹纯新在公司治理市场化方面的意识,可以从公司独立董事做独立调查来管窥。中联重科是最早实施独董超过非独董的A股上市公司之一,目前董事会中独董4人、非独董3人。2012年,媒体报道让中联重科受到很大质疑,公司独董发起独立调查,是为A股首例独立调查,2013年6月发布调查结果:在独董群体多被指责不独立、花瓶的背景下,中联重科独董的此番行为,至少是其积极履职的体现,背后是中联重科的市场化理念。詹纯新曾称:“独立董事不能当作摆设,而是要能够提出更好的建议。中联重科是上市公司,所有的东西都是透明的。我们力图打造一个经营规范的公司,希望有各类社会精英人士来参与我们的决策。”

蔬菜学专业招聘

数理科学

北京市劳动保护科学研究所